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看书神 > 青春校园 > 兼职侧写师 > 第1章 非合作绑架(1)

兼职侧写师 第1章 非合作绑架(1)

作者:息霜 分类:青春校园 更新时间:2020-09-06 16:54:34 来源:文学城

夜十点三十二分,宁北市东区深巷。

“严队,目标位置确认,移动中,距离埋伏点不到一百米!”

对讲机中,技术员的声音很沉稳,实际上,他已经紧张得满手都是汗。

这起跨境儿童拐卖案的重大嫌疑人耗子出现在宁北,不过是三天前的事,跨省联合行动组配合宁北市公安干警、特警及武警,72小时不眠不休,紧紧盯着耗子行踪,制定了这次埋伏抓捕行动。

耗子人如其名,全国乱窜,偶尔窜出国外,连国际刑警组织都夸咱们大陆小偷贼能跑。

从确认耗子的重大嫌疑人身份,到全国性抓捕行动开始,及至今日瓮中捉鳖的收尾,历时近一个月。

出发前,局里领导就下了死命令,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而现在,是全国抓捕行动开始以来,距离成功最近的一次。

埋伏小组共二十人,由市公安刑警支队队长严衍亲自领队,每位干警都武装到牙齿。

“狙击手,报告情况。”严衍猫身躲藏在水泥建筑拐角处。

他身旁是老式居民楼,年久失修,墙壁上的水泥掉落灰尘,脚下踩着乱七八糟摆放的长条木板,水坑中,几只蚊子在黑暗里打转,嗡嗡作响。

“报告,已观察到目标,经过障碍物……滋——”不合时宜的电流声短暂打断了狙击手的报告。

“严队!”两秒不到,狙击手的声音再次响起:“他不见了!”

操。严衍举起左手,两根指头往前一挥:“搜!”

五人小组训练有素,立即将老式居民楼出入口包围,严衍握紧了5.4式,在队友清道掩护下,贴墙进入老式居民楼入口。

“严队,”狙击手大喊,“有人来了!”

“是耗子!”技术员的喊声同时响起。

下一秒,那人出现在楼梯拐角处,遮挡月光的层层乌云散去,月辉恰好洒落在黑暗大地上,一道清瘦的身形经过光影交接处,姗姗来迟地露出了全貌。

是个年轻男性,头发蓄的有些长,几乎到了肩膀,秀眉,大眼睛,嘴唇的形状尤其好看,像突然出现的电影明星。

然而出现的场景不太对劲。

严衍两道浓眉狠狠拧紧,连狙击手都掩饰不住震惊:“这……”

严衍低声向技术员确认,嗓音有些哑:“小张,耗子的信号是从他身上出来的吗?”

技术员远在执勤车里,根本无从确认现场情况,但他可以用专业技术百分百地保证:“是,目标接近。”

严衍咬紧后槽牙,他听见自己把牙齿咬出轻微的响声:“娘的,真特么巧了。”

耗子的照片他们都见过,贼眉鼠眼,嘴巴边上还有颗大黑痣,眼前突然出现的人绝对不是耗子,那会是谁?

“怎么办?”队员问,严衍寒声道:“抓回局里。”

说完率先冲出拐角,抓住年轻男人,在对方反应过来前戴上手铐,扔给了身后的队员。

那人微蹙眉头,还没来得及问一句做什么,就给警察同志们带去了警车。

“耗子经过障碍物前,狙击手观察到了他,耗子肯定还在这附近。”严衍咬着牙道:“封锁四周,挨家挨户排查!”

“是!”

耗子不愧是耗子,能在遍布全国的天罗地网中接连逃窜一个月。

这次机会失去,跨省联合行动组再次丢失耗子下落。

凌晨一点二十六分,宁北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审讯室外的走廊。

严衍把自己摔进走廊座椅,重重呼出一口恶气,两只手交叉,上身前倾,胳膊肘抵在膝盖上,棱角分明的眼睛盯着对面雪白瓷砖,神情严肃,若有所思。

市刑警支队严衍,年三十岁,两年前从中央下放宁北公安局,任市局刑警支队长,在任期间,宁北市多年未结的要案、悬案、重大案件一一水落石出。

这大约是严衍第一次,亲自带人,却扑了个空。

技术员张科嘴里嚼着口香糖,抱了平板过来,递给他:“严队,资料。”

严衍伸手接过,这上边是今天突然出现的年轻男性资料:颜溯,男,汉族,二十六岁,身份证号码,基本履历全都在上边。

非常普通的一个人,在本市出生、上学、毕业。

“开了家面包,在宁北影校边上。”张科在严衍身旁坐下,摸着下巴咂舌:“怎么看,都是一普通人。”

“那栋楼里的人我们提前都打过招呼,现场完全封锁,普通人绝不可能在那个点出现。”严衍关闭平板,这上边的资料没有任何价值。

过了一会儿,审讯室铁门打开,审讯员小刘抱着审讯笔记出来,递给严衍,摇头道:“问不出来,严队,怕是要你亲自上。”

“死鸭子?”严衍翻开笔记,随口问道。

小刘呵呵一笑,耸耸肩膀,语带无奈:“要真是条死鸭子,咱还能从他身上拔出根毛。他呀,铁板一块。”

严衍跟着笑了,把笔记塞回小刘怀中。

一米九的大个子从座椅上站起来,极具威慑力,剑眉星目,双臂肌肉结实,但并不夸张,肩宽腿长,紧身背心下胸腹肌绷紧,留着寸头,黑发看上去就觉得硌手。

小刘道:“他身上装有耗子的常用通讯手机,也是我们一直监听的那部,没有他的指纹,因此我们不能确认他主动拿走耗子的手机,有可能是耗子逃跑途中塞给他的。”

“耗子的手机在他身上,所以我收到的从手机上发出的信号,实则是这个人的?”张科龇了龇牙:“他俩真没关系?”

小刘摇头,绕口地说:“问不出有关系,也问不出没关系。他什么都不说。”

“我们没有证据。”小刘补充道:“不能证明他和耗子有关系。”

“无证据拘留普通人不能超过二十四小时。”严衍双手交握,拧动手腕,骨骼碰撞,嘎吱轻响,他挑了下眉梢:“就看这二十四小时,能从他嘴里掏出什么。”

话音未落,严衍打开审讯室铁门,迈步走了进去。

那人坐在铁桌对面,安安静静,垂着眼帘,视线落在光滑的铁皮桌面上,两只手在身前交握,整个人姿态极其放松。

就好像,他不是在接受审讯,而是电影明星走个片场,舒适悠闲得让人想给他泡杯茶喝。

实际上,严衍甚至问了句:“渴不渴?”

那人抬起眼帘,目光淡淡地投向他,语气平静:“不渴,谢谢。”

声音还怪好听的,清澈,眼睛也很清澈。

严衍不动声色地盯着他,单看长相确实是很令人心动那种,有种属于男性的极英气的美,估计祸害过不少小姑娘。

严衍上身后仰,调整了坐姿,两条腿撑长,双手插进裤兜。

严队往那儿一坐,人高马大自带匪气,假若不穿警服,说他是山匪头子,保管没人不信。他就那样似笑非笑地盯着颜溯,似乎不急于立刻撬开他的嘴巴。

审讯不仅是问话,更是一项心理博弈。

就像高手过招,急着先动手的一方往往输得底裤都不剩。

严衍的架势,摆明了他有的是时间跟颜溯耗下去,直到对方开口为止。

假如换个人,一定会因为审讯员游刃有余的姿态而生出心理压力,但眼前的颜溯,似乎无所谓。

“说说,为什么在那儿。”严衍抱起双臂。

他没穿警服外套,上身就一件黑色贴身背心,因为弯曲手臂,肱头肌绷紧隆起,小麦色皮肤,在成年雄性中,这样的姿态无异是具有极强压迫力的。

“路过。”颜溯回答得言简意赅。

“哦……”严衍笑着重复:“路过。手机呢,谁给你的?”他指了指桌面的证物袋,其中正是他们监听的耗子那部手机。

老式直板机。

颜溯顺着他的手指向望去,张了张嘴:“不知道。”

换个年纪轻的警察,就要被颜溯这种油盐不进的姿态激得发怒,但严衍依旧是抱着手臂,游刃有余的模样,他翻开耗子的照片,推至颜溯面前。

“看看,认识吗?”严衍笑着问。

这回颜溯没有去看那张贼眉鼠眼的照片,而是微微眯了下眼睛,就像严衍打量他那样打量着对方。

严衍一时间竟有种错觉,对面这人似乎也在观察他。

严衍收起了悠闲的纨绔姿势,正襟危坐,十指交握放在铁桌上,眼也不错地凝视颜溯。

“不认识。”颜溯的回答并没有超出严衍的意料,但颜溯难得多说了一句:“路过,我记得。”

严衍双手捏紧,沉声道:“你说你路过他,是吗。”

“嗯。”

“今天晚上?”

颜溯点点头。

“他叫什么名字?”严衍嗓音有些沙哑。

审讯室中白炽灯光晃得人睁不开眼睛,狭窄的房间内,空气在逼仄中收紧,室内安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呼吸愈发粗重缓慢。

这个问题后,过了好一阵,颜溯才慢吞吞地回答:“不知道。”

“你认识他,”严衍站起身,两根指头搭上桌沿,上身前倾,微微下压,“你知道他的名字。”

颜溯深吸一口气,许久过去,也许三十秒,也许一分钟,他才开口,极缓慢地说:“我要见段景升。”

严衍微狭长眸,瞳孔收缩。

段景升,前任宁北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

在颜溯的资料上,两人根本没有交集。

这个开面包店的老板,和段景升能有什么关系?

作者有话要说: 以下当做我的碎碎念吧。

关于评论的问题,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想说什么或者做什么都是个体自由,但是希望少部分读者吧,可以多一点包容心和尊重心,尤其对新人。

我记得我刚开始写文的时候,和现在一样凉,不过那时候更惨没收没评更不可能入v,完全是凭着爱好码字。不过那种单机情况下,要一直维持鸡血状态也挺难的,心里难免会有挫败感。大概单机到十万字的时候,我收到了一条评论…emm怎么说,就是评论文怎么差,语气有一点激烈,抓住一个我自己认为鸡蛋里挑骨头的点,怼了一大堆,总体意思就是作者不要写了,你不会。

然后我就真的没写了…沉迷游戏去了,大概一年后才重新开始码字。

借我自己的经历,是想说,很多时候评论确实会影响作者心态。像我这样的老油条,骂挨多了看到负分评直接页面划过去不会看。但是对于新人作者呢,像我那时候一样,满腔热血码字,然后一个点没有伺候好读者就被怼,她们会怎么样?设身处地的想,谁也不希望自己刚开始就被人说你不行吧。

老作者已经定型了,刷就刷呗大不了心情不爽一下,可是新人时期真的会为一条评论难过很久,但是新人们还有很多可能性啊。

码字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对小透明来说,基本等同于为爱发电。码完字眼睛会不舒服,一天可能付出四五个小时,最后不过10多20软,还有些,连v都入不了。因为热爱,所以坚持。评论这东西,有时候我们一句话可能毁掉别人的热爱,言语是有很大力量的。

当我们爱一件事的时候,可不可以也为别人想想,为什么要用言语的刀子劈向别人所爱,那样,不合适吧。

如果回到刚开始,我只是个普通读者,可能会对那时的自己说,心态好一点,没什么大不了,作者加油。也许那时候有人那样对我说了,我就不会在码字这件事上荒废一两年了叭。

【就…有感而发,我废话好多orz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